学习交流

组织之刚性

2018-05-14 13:55:51 点击数:44
    曾子曰:“吾闻诸夫子:‘孟庄子之孝也,其他可能也,其不改父之臣与父之政,是难能也。’”
    【钱穆《论语新解》】
    孟庄子:鲁大夫仲孙速,其父献子,名蔑,有贤德。
    按:《学而》篇,三年无改于父之道可谓孝矣,当与此章参读。宋儒惩于绍述之事,说三年章与此章,特有烦言。然孔子所言,本不以概凡事,如禹改鲧道,未闻儒者谓之不孝,若必执一废百,则孔子不复有可与立未可与权之教矣。学者其审思之。又本章特称孟庄子为难能,在当时必有所以为难能之具体事实,今亦无可确考,此等处以不深论为是。
    译:我听先生说过:“孟庄子之孝,其他还是可能的,只有没有改换了他父亲所用之人及所行之政,是难能的。
 
    三年无改于父道之类,皆源于中国基本文化由孝出,由最易做处起,父母生而育己,一生为子女,子女为父母充其理得一欢心成就感已,其对子女是最无私的,也是子女最大恩者。又自生至成人近二三十年(三十而立)生活一起,是最亲近之人。如此之人,吾尚不能敬畏尽孝,何能言他人?!仁义忠信皆是孝之衍出。孝,得父母欢心为本。父死即黜其臣改其道,是对父是最大否定、蔑视,是抑毁父母之扬己之声名,故鄙。“后生可畏,焉知来者不如今”,然何有无源之水,无本之源?一切皆自我开始,从零开始,何有创新、发展?凡事皆有量变到质变的过程,没有创新发展又缘何有发明?为子者应发扬光大而作,在肯定,维护前人声名前提下而作。萧规曹随,曹亦大有作为也!
    现象之:一,一朝天子一朝臣,标新立异以树己,全毁全新;二,居下而讪上,一昧否定领导思路、决策,甚者煽阴风点鬼火者。
    参思“父在观其志,父没观其行。三年无改于父之道,可谓孝矣。”、“事父母,几谏,见志不从,又敬不违,劳而不怨。” 及钱穆释、“天下有道,则礼乐征伐自天子出。天下无道,则礼乐征伐自诸侯出。自诸侯出,盖十世希不失矣。自大夫出,五世希不失矣。陪臣执国命,三世不希失矣。天下有道,则政不在大夫。天下有道,则庶人不议” 。又:“勇而无礼则乱,直而无礼则绞。”
 
附:
     子曰:“事父母,几谏,见志不从,又敬不违,劳而不怨。”
    【钱穆《孔传》】几谏:几,微义。谏,规劝义。父母有过,为子女者惟当微言讽劝,所谓下气怡色柔声以谏。又说,几者,初见端倪义。父母子女日常相处,父母有过,当从其端倪初露,便设法谏劝。然就文义言,此当云以几谏,不当云几谏。今从前解。见志不从,又敬不违:所谓几谏,仅微见己志而已,不务竭言。若父母不从,仍当起敬起孝,不违逆。待父母心气悦怿,再相机进谏。旧解,谓见父母之志不从,则只不从二字已足,且当云意不从,不当云志不从。故知见志,指子女自表己志。为子女者仅自表己志,即是不明争是非,亦即几谏之义。若如上述又一解,父母之过,初露端倪,尚未发为行为,故云见父母有不从之志,然连下文“又敬不违,劳而无怨”两语,终不如上解之贴切。今不从。不违亦可有两解:一是不违其父母,二是不违其原初几谏之意。既恐唐突以触父母之怒,又务欲置父母于远过之地,此见孝子之深爱。然敬是敬父母,则不违当以不违父母为是。劳而不怨:劳,忧义。子女见父母有过,当忧不当怨。或说劳,芝苦义。谏不从,当反复再谏,虽劳而不怨。然此反复再谏,仍当是几谏,则乃操心之劳,仍是忧义。
    此章见父子家人相处,情义当兼尽。为子女者,尤不当自处于义,而伤对父母之情。若对父母无情,则先自陷于大不义,故必一本于至情以冀父母之终归于义。如此,操心甚劳,然求至情大义兼尽,则亦惟有如此。苟明乎此,自无可怨矣。
    “恭而无礼则劳。慎而无礼而葸。勇而无礼则乱。直而无礼则绞。君子笃于亲,则民兴于仁。故旧不遗,则民不偷。”
    【钱穆《论语新解》】劳、葸、乱、绞:劳,劳扰不安。葸,畏惧。乱,犯上。绞,急切。恭慎勇直皆美行,然无礼以为之节文,则仅见其失。
君子笃于亲,则民兴于仁:此君子指在上者。笃,厚义。兴,起义。在上者厚于其亲,民闻其风,亦将兴于仁。或说:君子以下当别为一章,惟为谁何人之言则失之。或说:当出曾子,因与慎终追远民德归厚之说相近。然无确据,今不从。
    故旧不遗,则民不偷:遗,忘弃。【偷】1,浇薄,不厚道。引:苟且,怠惰。“其下偷以幸。”“有无积而徒食乾,则民偷幸。”“失赏无功,则民偷幸而望于上。”偷幸:苟且侥幸。2,盗窃。
版权所有:placeyuorbetbetway_biwei体育_beyway必威 地址:广东省梅州市梅县扶大高新区三葵 电话:0753-2510793
Copyright @ 2011. http://www.mzhbsb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
梅州乐创网络 技术支持 粤ICP备08103632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