学习交流

風目心

2018-05-14 14:05:56 点击数:38
風目心
——一九五四年開歲獻辭
 
    這是我們一九五四年的元旦,因於天地之回春,禁不住會引起我們對於當前人類文化新生,乃及我們國家民族前途之希望。
    世界的局勢,是如此般的沉悶而緊張。殘忍與陰謀,衝突與鬥爭,到處普遍地猖獗。我們國家和們組的前途,又是如此般的黯澹而悲愴。多災多難的民國,終於陷入了鐵幕,喪心偏激的一面倒,高攀著馬、恩、列、史、毛的新聖統,不惜把國家民族之存亡絕續來作孤注一擲。
    無論是世界,無論是我們的國家和民族,當前的新生希望,究竟在那裏?
    然而天地不老,時時在回春,人心不死,也會時時得新生,其最先生機,便在人之心。「人心」的新生,其最先生機,卻在某幾人乃至某一人之心。
    只有人類的那顆心,在天地萬物中,算得是至靈至明而莫之能遏塞,又是至大至剛而莫之能搖撼。而人類的生命,主宰著的顯然只是他自己那顆心。所以人之新生,其最先的萌茁,也便在他胸坎底裏那靈機之一動。人心動處,幾微而不可知,深藏而不可覩。然而漸生漸長,此心一立,卻有它神秘的感召。一而十,十而百,百而千而萬而億而兆。一人之心,感召了十百千萬億兆人之心。此心越出了此身之軀殼,在人身外面。融化渾成為一大心。此一大心,終於會瀰漫了宇宙,宰制了萬物,驚天地而泣鬼神。到那時,人類始踴躍歡呼,說我們的文化新生在眼前了。然而其機鍵,其萌芽,最始卻只隱藏在某一人乃或某幾人的胸膛裏。連那一人或幾人者,他自己也不自知。
    中國北宋大儒程明道先生說:「莫以天地萬物來擾己,己立後,自能了當得天地與萬物。」今且問:這「己」又如何立?「立」便是立的己之心。天地無心,以人之心為心。人之心,開竅在每一人之心。只要某一人立起了他的心,其勢將會逐漸變成一「大心」,由一人之心引生了人人之「公心」。人人之公心,便不啻是天地的心。所以立己心,便也不啻是為天地立了心。
    今試再問:此心又如何立?讓我們且看天地,看萬物,秋風肅殺,乃至寒冬臘盡,嚴冰大雪,把萬物舊的一套的生命都摧藏了。新生機則深深掩埋在地下。終於由是而得新生。在中國的大易裏曾說:「貞下起元,冬至一陽生,復其見天地之心乎。」同一個道理,人心之新生,必然會在人類的舊文化,也如萬物般,經過了春生夏長,爛漫旺盛,生機全洩,於是熬歷秋冬,摧枯拉朽,收斂凝聚,而一粒粒的新種,卻從舊生命裏掉出,埋落泥土,又耐過一段潛伏期,而終於大地回春,新生命又復活了。人類的文化新生也如此。此刻的世界,眞已到了摧枯拉朽的時令。此刻的中華民國和民族的前途,也正到了臘盡歲尾的當口。然而人心不死,則以下的新生,終於會來到。我們該讓這裡一粒粒新種,埋落在僻地,莫要給牛羊踐踏了。莫要叫車馬蹂躪了。莫要被閒人閒手折損了。讓它默默地,悠悠地,靜悄悄,冷清清,像是柔軟無力地,而終於這樣地生長了。只待春風一到,這些便是大地的新生命。
    我們戰國時的大哲人莊周曾有一段話,他話:「夔憐蚿,蚿憐蛇,蛇憐風,風憐目,目憐心。」這是他指點化機的密語。上一半,由他自己說破了。下一半,卻似他怕洩露風光沒有說。這因為,天地的生機端在風,風之為物,無微而不至,無孔而不入。春風一拂,萬物皆春。只有風纔能吹送了春意。然而風之本身卻不是春,僅由風而醞釀了,鼓盪了,傳播了,此萬物有生之春。心之在人,其用正如風。而心之本身卻同時是人之春,又卻是天地之春呀!所以眞能不擇四時而與物為春者,卻便是人之心。
    人心之動如風,心與心相拂,心與心相感,便形成了人間的風。此人間的風,卽所謂「世風」。世風所披,何人不靡?天地之風起於靑蘋之末,而世風則生起在某一人乃或幾人之胸坎之深處。萬物春意,借著天地間的幾番風信來醞釀,來鼓盪,來播送。人之心,則借助於人之目。只要人開著他兩眼,便能直見到別人的心。心,風波也。心之起風波處,便起於人之目。風送不透人之心,於是風不能不生憐於目了。因此,只有於人天眼目見人天之心。也只有從人天之心來主宰著人與天。讓我們張開雙眼來觀察我們的人心,來轉移我們的氣運,來迎接我們的新生吧!
    天地之生機端在風,人文之化成端在心。天地像是惟恐這大自然的生機,終於會停滯了。窒塞了,於是遂陣陣地起風。天地又像在恐怕我們人類的文化,也終於會枯渴,會僵化,於是在人人的胸坎底裏替我們都安放了一顆心。這爲什麼呢?因要生遍萬物,這不是件容易的事。而要凋盡萬物,同樣不是件容易事。而萬物不凋則不生,凋不盡則生不遍。於是乎需有風。風之一鼓盪,萬物從凋盡中又生遍了。
    然則人類旣有了這一顆心,這雙眼,又何患乎人文所化之像會凋而且盡呢?而且此一心,其機括早放在人人的胸坎裏。人之在世,好若微末不足道,正如江湖滿地一靑蘋。然而風,正起在此靑蘋之末梢,它起先是那樣地微弱,又是那樣地輕柔呀!然而正因其輕,所以纔易舉。正因其微,所以纔易入!正因其輕而微,遂成其強且大。人心之輕微也如此。一人之心之輕微,正可形成千萬億兆人之心之強而大。而若說天地有安排,正安排在此輕微處。若說天地又計畫,也正計畫在此輕微處。若使我們要發動,也請在此輕微處發動。若使我們要作為,也請就此輕微處作為吧!
    若使你不信我如上所說,則請你張開雙目,曠觀天地與萬物,所謂造化生機,是不是如此這般地在化化而生生呢?再請你張開雙目,縱覽古今人類文化史乘之演變,是不是如此這般地在起起而落落呢?仍請你張開雙目,一看你本身之當前與四圍,是不是在你我相互之間,目擊而心存,由你的眼裏透進了人之心。由人的眼裏,透進了你的心的呢?
    世局之演變,我們國家民族之前途,豈不盡在我們的眼裏?豈不盡在我們的心裏?若不然,我且試問:旣不在我們眼裏,又不在我們心裏,難道會別有遁躲嗎?此處信不及,則一切無可說。
    讓我們張開眼,讓我們立定心。萬事具備,所欠是東風。東風一起,豈不是萬紫千紅,轉瞬俱在嗎?理則有此理,事也有此事。謹於這一九五四年的元旦歲首,拈出此一義。讓我們大家各自來立下此一心,讓我們大家各自來張開此雙目,讓我們大家共同鼓起這一陣風。到這時,你始信,天地玄機,只在你我之方寸間。否則的話,天地只如一大死塊,試問又有誰,能從那裏轉得動它?若天地終於轉不動,則試問舊年已盡,如何又會來新年?
(一九五四年一月香港民主評論五卷一期)
版权所有:placeyuorbetbetway_biwei体育_beyway必威 地址:广东省梅州市梅县扶大高新区三葵 电话:0753-2510793
Copyright @ 2011. http://www.mzhbsb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
梅州乐创网络 技术支持 粤ICP备08103632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