学习交流

中國歷史上最偉大的一個克難人物

2018-05-14 14:10:10 点击数:40
中國歷史上最偉大的一個克難人物
——一大禹
 
    歷史是人造的,因此歷史裏最重要的還是人。
    人生的最大意義和最大價値,也正在把他的生命融進歷史,把他的平生作為能寫入歷史中,那他便是歷史的人物,他的生命,便是歷史的生命。歴史的生命,是不朽的生命;歷史的人物,是不朽的人物。
    任何一民族,只要它産出歷史人物多,不朽生命多,那一民族,自然有光榮的歷史,自然有不朽的生命。
    中國歷史,在世界任何民族所有的歷史中比較起來最悠久,最具不朽性。因此中國民族所産出的歷史人物也較現世界任何一民族為多。
    你應該自己抱負,把你自己造成一個歷史的人物,你若有此抱負,你該先崇拜敬仰已往的歴史人物。你莫謂歷史人物已過去了,時代是要過去的,歷史卻永遠長存不會過去的。歷史人物便是永速長存的人物,所以稱之爲不朽的人物,那裏會過去呢?凡屬最歷史的人物,便是最現在的人物。直待我們的時代過去了,他還是現在,不過去。
    讓我介紹幾個中國的歷史人物吧,但太多了。翻開中國史,上下五千年,歴史人物五光十色,各式各様。但人終還是個人,而且亦大家是個人,你只要肯讀歷史,你自會在歷史中遇到像你性格像你境遇差不多的人。他便是你前身,便是你榜様。我們雖未必一一盡成為歷史的人物,但和我們性格境遇差不多的人,卻早已是歷史人物了。只不過我和他姓名不同,生的時地不同,其實我和他在精神上,在興趣抱負上,在遭過奮鬥上,卻是大同小異。如是,歷史人物便和我一般,我也便和歴史人物一般。歷史人物之不朽便已如我自身之不朽。因此一個民族只要擁有歷史人物多,那一個民族的各分子,便可都享到一份精神上之鼓舞與安慰,便可各自在歷史人物中找出他的前身和榜樣。這便如那一民族的各份子各自不朽了一般,所以歷史精神之不朽,卽便是民族精神之不朽。
    上面說過,只有中國民族擁有最多的歷史人物,因此只有中國民族具有最堅強最自信的不朽精神。因此只有中國民族可以上下五千年,較之現世界其他各民族,眞如喬松與小草,夭壽相差,顯然有據。這是中國歷史之偉大,亦卽是中國民族之偉大。我與你便享受此偉大之一份,這就無異於你與我之偉大。
    今天我們正在提倡克難運動,讓我先提出一位中國史上最先的克難英雄吧!人類在歷史進程中所遭遇的困難,大概不外兩種,一是人類本身自造的,一是在人類自身之外自然界所給與的。一類是天災,一類是人禍。照理說,人類自身所招之難,較之在人類自身之外自然界所給與之難,應該較易克服些。不幸我們中國人卻很早在歷史的開端便受到莫大的天災,而到底為我們的祖先克服了,這是中國民族中國歷史最値得自誇的一件事,然而此層說來話長,譲我慢慢敍述。
    大家知道,人類文化有四處最古的起源,一在埃及,一在巴比侖,一在印度,再有一處即是中國了。然而這四個文化起源的自然環境,是絕不相同的。埃及、巴比侖、印度都在温暖地帶,植物易生易長,易茂易盛。埃及靠著一條尼羅河,巴比侖靠著兩條阿夫拉底、底格里斯河,印度靠著一條恆河,那幾條河流都是極富於灌溉之利的。氣候水利都極宜於耕稼農作。人類文化是必靠農業而發展的。他們三處都可謂得天獨厚。單我們中國卻不然。中國古代的文化最早發展是在北方黃河流域,那裏的氣候,已是夠寒冷,並不像埃及、巴比侖、印度般温暖,雨量也不像他們足。黃河的水流是湍急的,易於闖大禍,並不像尼羅河、阿夫拉底河、底格里斯河、恆河那樣特利於灌溉。不僅黃河本身如此,即在黃河支流如涇水、汾水之類,都是湍急易逢水災的。專從這幾點說,中國可說是天賦不厚,得於天者獨苛獨薄了,而且尼羅河、阿夫拉底河、底格里斯河,都是小流域,恆河較大也比不上黃河,他們在小地面上起家立業,要經營成一個様子是比較容易的。中國獨獨在黃河流域的大地面上,四顧茫然,叫人有何從下手之感。若專照自然環境言,中國該像是不宜有什麼成就的。試問古代歷史上,誰能像中國般攪成這様一個大民族大國家的呢?直到今天,就土地言,就人口言,中國還是一個舉世莫匹的大國家大民族。外國人在近世一兩百年內創造出一輛火車,一條輸船,還是永遠的誇耀頌揚著。我們祖先遠在三四千年前,卽能創生出一大民族,大國家,為何不值得我們誇耀頌揚呢?難道創生一國家,創生一民族,還不如發明一火車一輪船嗎?
    單照自然地理言,要在中國地面上來創生文化,已不如在埃及、巴比侖、印度之省力,只要一看地圖,一研究那地面上的氣候雨量水流的種種情形,已極易明白了。而況中國古人又遭遇著別人家其他民族所未遭遇的大天災,那便是中國史上所謂之洪水。洪水之患,其他民族的古史傳說裏也有,然而試問,即就地圖看,那一處的洪水之禍,能像中國黃河般的偉大可怕呢?而且其他各民族的洪水傳說,都賴神力救治,只有中國,卻不憑神力,單賴我們祖先人的力量來平治,單就這一點講,中國民族中國歷史之自始即賦有偉大性,也就不言而喻了。
    洪水在中國,繼續了很長的一段時期,最先在堯時,堯治水未成,把帝位讓給了舜。舜派禹去治水,到底把洪水之難克服了,使中國人從此得在平地上安居樂業,培植出此後三千年遙長的文化,為全世界人類文化放異彩,所以中國人一向稱禹為大禹,這一「大」字,禹是當之無愧的。
    堯治水不成,把天下讓給舜,堯舜禪讓,這是中國歷史上不斷頌揚的兩位大聖人的一件大事情。現代的中國人,卻說這是中國古史上的傳說靠不住,在古代並沒有這樣好的人,也更沒有這樣好的事。然而我試問,為什麼別個民族的古史,不像我們中國般也偽造出這一類的好人好事呢?埃及人只想到人死后靈魂還是要回來,因此他們拼命想法把屍體永久保藏,使之不復壞,於是發明了木乃伊與金字塔。然而正因金字塔之建造,耗盡民力,埃及終於毀滅了。中國古代人并沒有像埃及人般想,中國古人只想到天災要人力去克服,我沒有這力量去做,就該讓別人做,終會又能幹人把這天災克服了。在這一想法下,遂有堯舜禪讓的故事之流傳。若說這是謠言,當知謠言就是真。埃及人只造靈魂復活的謠言,中國人卻造堯舜禪讓的謠言,這不就是中國歷史中國民族偉大的真憑實據嗎?現在的中國人,一聽到埃及金字塔不勝神往,似乎覺得中國古代沒有金字塔,不夠像樣般。試問中國古代若亦有埃及般的金字塔,今天的中國人豈不也就是變成今天的埃及人了嗎?堯舜禪讓,便是中國古史上的金字塔,我們今天祗知仰慕別人家物質的金字塔,卻不知崇拜中國自己的精神金字塔,這正是今天中國人不肖心理之好證明。
    出身擔當治水的是大禹,大禹的父親鲧,早在堯時治水,他不懂水性,筑堤筑城,結果水益潰決,為禍更大。舜受堯禪,把鯀處罪,貶罰到海濱荒島上,卻把鯀的親生子禹叫來擔當這治水的重任。舜的做法是夠偉大的,罰其父,又重用其子。但禹并不對舜抱私怨,他只想我的父親治水失敗,受國際之公罰,我比盡力把水災治好,一面對得起國家,以免也對得起父親。試問這是何等樣心胸?這是何等樣識見?大禹治水,真不是一件容易事,據說他在外十三年,三過家門不入。有一次正值他兒子生產下地,門內小孩哭聲呱呱,門外父親走過,忙於治水公務,也不走進門一看。至於他的胼手胼足,艱難萬莊,那是可想而知了。直到後來,他的兩個腳發病,行步歪斜,因此後代把步行怪狀的叫「禹足」。禹是中國歷史乃至全世界歷史上一個最吃苦的人,他從吃苦中克難。他是中國民族性最大象徽。中國文化便從吃苦克難在培成,也從吃苦克難中綿延。到今天我們又遇歷史空前未有之大難,然到底是我們中國人自造的人禍,比之天災克服較易,讓我們把大禹做我們的榜樣吧!
    然而近代的中國學者們,又有人說,大禹治水也是件神話,中國古代並沒有大禹這個人,也並沒有大禹治水這會事,這也罷了,即算沒有這人沒有這事吧!然而總還有此一番的謠言。試問中國古人為何不像埃及人般也造人死靈魂歸來復活的謠言,卻專造那些入情入理又偉大又崇高的人事謠言呢?讓我們退一百步,即把大禹治水當做中國史上的謠言吧!這番謠言也即是中國古史上的金字塔。這仍還是一座精神的金字塔,較之埃及留到現在的物質金字塔,還是崇高萬倍,偉大萬倍。何況大禹這人這事又有什麼真憑實據,說他是偽造,是謠言,是神話,非真實卻有呢?
    近代的中國,總想把自己的歷史毀滅了,來從頭改寫成像別人家般的歷史。子孫窮了,只想把自己家譜毀滅,來改造像別人家的家譜,只有別人家的祖先纔是像樣的真祖先,這樣的子孫,我敢說永無發跡之一日。我們要提倡克難,讓我們崇拜大禹,讓我們效法大禹吃苦的精神。
(一九五一年政工通訊)
版权所有:placeyuorbetbetway_biwei体育_beyway必威 地址:广东省梅州市梅县扶大高新区三葵 电话:0753-2510793
Copyright @ 2011. http://www.mzhbsb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
梅州乐创网络 技术支持 粤ICP备08103632号